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饮食

谜朱雀之王女归来第四十五章犀角燃香

2020-09-24

来源:

人气:0

朱雀之王女归来 第四十五章 犀角燃香

日子又过了数十年。栖霞大陆上虽离原先的样貌差之甚远,但很多地方已经如经历严冬后的草原涌现劫后余生的明媚生机。所有在这块伤痕累累的土地上的建设和治理呈现出一派秩序井然。大家空闲的时候,也会操心下陆主的个人私事,吐槽下穷奇领主要不是求偶的能力太过低下,要不就是不思进取,不然以兽族在此方面的干脆利落,两三个阿莫也满地跑了。

那一天林菲正在重建的陆主殿中批示公文,只听见“咚”地一声,巨兔总管如同一个南瓜般仓皇失措地滚到了脚下,一边喊道:“不好了,陆主,那个出事了!”

兔子总是胆小,就算体格再大,然而胆子却没有因此增长。为此林菲嘲笑过巨兔很多次了,所以这次头也没抬,口中随意问了一句:“什么事?”

“那个……那个叫什么来着,哦黄公子,出大事了。现在人在海边被砥月和阿莫看着,昏迷不醒,好像是受了重伤推进了316码。”巨兔惶惶不安道。

林菲吃了一惊,疑惑道:“你们没有串通起来胡闹吧?”一边嘴上如此说,一边立时疾步走了出去。

林菲飞落海边的时候,的确遥遥看见沙滩上躺着熟悉的人影,砥月和阿莫守着,一脸惊慌。

阿莫见到林菲过来,飞速地起身迎上前去,话语中带着受惊过后的惧意:“娘亲,你来了就好。快来看看师父,他这是怎么了?”

“这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林菲看到他身上湿哒哒的滴水,仿佛从海水中捞出一样。

“我先前央求师父带我去看他补天,他不允,所以今日我便偷偷跟着去了。不成想,师父在那待了片刻后,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得从半空中直接掉落在海里了。我吓了一大跳,赶紧下去把他托住,却发现怎么也唤不醒他,我只能带着他往大陆的方向游回,差点也没累死,幸好路上遇到砥月,有她帮忙才能一起把师父拖回来。”

林菲把感激的目光投射给砥月,后者羞赧地点点头,轻声道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林菲快步走到黄粱的身边,蹲下来摸了一把心脉,手下的冰冷和死寂让她顿时心里一阵空白,又赶紧运了神力探查他的神识。万幸的是,黄粱的神识里还能有个几乎透明的形影。只要神识未彻底散去,就不算最糟。

林菲吐了口气,吩咐阿莫:“去找几位领主来,大家先帮我把他给抬回去。”

阿莫点点头,离去前忧心忡忡地问:“娘亲,师父他不会有事吧?”

林菲摇了摇头。黄粱突然心脉骤停、气息全无,只余下残留一点神识,其实离神族里的寂灭已经不算远了。问题是昨天见面还是一副欠扁的样子,今天就变成个死人般的躺在这里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她的心里像塞了一团乱麻,又像被泼了一勺滚油。换了从前她一定把他从地上揪起来晃他一个脑震荡逼问他,但眼下她从未见过黄粱如此脆弱,整个人湿漉漉地如一团抹布,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,别说晃了,就连大声一点说话,都担心把他如轻灰一般震散了。

过了一会,几位领主赶来,帮着把黄粱抬回了陆主殿的客房。兔子们过来替换了潮湿的衣裳,林菲又嘱咐他们弄了好几个红彤彤的火盆,小小一室里的温度迅速地升上去,烘烤得每个人脸上都微微发汗。

早在兔子替换衣裳的时候,就已经有人发现异样,并且让林菲来看。林菲一眼看到自黄粱左手的手腕之处,所有经脉已经变成青黑色,一路如蒺藜缠绕,最终延伸至心房,散开成一面青黑色的,触目惊心。

毫无疑问,这必定是某种霸道的毒物,而且从这种蔓延的方向看,中毒日久弥深,眼下已经侵入心脉,病入膏肓,所以黄粱才会突然人事不省。

林菲坐在床边蹙着眉,一边拿着兔子们递过来的帕子细心地擦拭黄粱脸上的水珠,一边心如刀割。她怪自己的粗心,平时与他说话相处时间最多的便是自己,怎会一点未曾察觉?她更懊恼自己平时对人家颐指气使,变着法儿指使人家干活,无意之中增加了他多少痛楚!她果然想起那日他开的玩笑话:“是啊,搞不好我会因公殉职,所以千熠你要多心疼我一点啊。”这话原来说的另有所指,只恨她如今才能听懂!

想着想着,她的眼中泛出泪来,吧嗒吧嗒如断线的珠子落了下去,打湿了黄粱的手臂,又赶紧去擦,结果又看到那些如梦魇缠身般的黑,哭得更厉害了。

凶兽们从没见过她这副软弱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,渚淼想安慰她不知从何说起,便把手按到她的肩膀上。林菲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,心中的慌乱如同在这力道之下也蛰伏安定许多,便擦掉眼泪环视众人道:“眼下情况万分危急,不言而喻,各位是否有救人的良策?”

饕餮道:“他这个样子分明是中了毒,可我们从未见过这种毒物,要解毒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啊。他若是还清醒,也好告诉我们一些线索。可……”

梼杌也探了一回神识,凝神不语,片刻之后想起一事,嘱咐林菲道:“陆主稍安,待我去去就来。”

林菲心里升起一些模糊的希望,过了一会儿,梼杌带着一只异常古老的灵犀角过来,一边解释道:“这是我被逐入云泽的时候所携带的一些零碎,算是某种战利品吧。犀角燃香,能通鬼神,眼下这百万年前的灵犀燃香,我想应该至少可以凝聚黄粱散掉的神识,告诉我们一些有用的东西,才能救他。”

林菲大喜,说:“那就赶快试试。”

这貌不惊人的古犀角点燃之后,室内充满了奇异的香气,加上热气熏陶,众人仿佛如痴如醉,眼前似乎都有出现幻觉的异感。

林菲潜入了黄粱的神识,见之前那个几乎透明的形影已经被一个比较清晰的实体代替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,大声喊他的名字,希望能得到回应。

这个神识靠犀角香气的力量刚刚凝聚,神情中还有些迷茫,对于近在咫尺的林菲的呼喊充耳不闻。

林菲心中焦急,但也不敢做何动作,担心自己动静一大就会惊散,只得边喊边等。

黄粱的神识开始有了一点反应:“千熠啊。这大早上的你就喊我,太不人性了吧,员工也是有人权的好么。”

都到这个份了,这家伙还以为自己在睡大头觉,林菲又气又急,但又不敢恼怒,只得小心地说:“别睡了。我下面问你的问题,每一个都很重要,你得给我老实回答,不然我这辈子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

“喔,什么啊?”

“你是怎么中毒的?你身上是怎么回事?”

“……你怎么知道?!你偷看我洗澡了?”那神识一惊,本能抱住胸。

林菲忍了,干巴巴地说:“我发誓没有。你现在必须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中毒的!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毒!”

“好好,你干嘛那么凶呀,渚淼他们是凶兽你又不是。”神识叹了口气。

“我的确有点事瞒着你。这个毒是进来之前魅族族长萦缈那个混蛋下的,叫夜蝠蒺藜,为什么叫蒺藜你也看到了,中毒者的血脉逐渐青黑就像荆棘一样缓慢生长,直到侵入心肺,夜蝠呢,是指它发作的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,就是嗜血蝙蝠出动的时间。”

“魅族族长?他为什么要对你下毒?再说你在吉祥天上也无人随意动得,他一个魅族何以如此大胆?”

神识看了她一会,似在犹豫,然后摇摇头道:“对不起。我先前见你下了留在云泽的决心,也看懂了云泽对你的意义,关于外面有一些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”

“云泽里的时间比外面流逝得慢很多。外面早就不是原先的那个样子了。”

“乾阅在你走后接受了替代你的假王女,使得朱雀宫支持他击败一干兄弟顺利继任青龙王,之后很快顺理成章地成了天帝。然后他就撕毁约定,打压朱雀王族,擢升魅族,在吉祥天上一家独大。你们朱雀王族本就人单力薄,实力悬殊,纵然对其独断专权、恣意妄为不满,也无可奈何。你的父王母后其实早已到了弥留之年,听说去了神寂之地——归墟了。我想应该也不会再返还了。现在守着朱雀王族的就是你当年托付的陆云,勉力支撑。但吉祥天上已无朱雀王族的立足之地。在我进入云泽时的百年前,朱雀王族的遗脉就已经从吉祥天上被驱逐下界,隐居到了湮尘世中。但听说乾阅一直在追查朱雀遗族的下落,大有斩草除根的架势。”

“滚你丫的,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!”林菲怒道。

“我怕你为朱雀族伤心,再说乾阅名义上曾是你未婚夫,妃子都立了好几个,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天后的位置一直空着,但我想你也不会惦记他,还是少知道些好。”

林菲看那神识有些飘啊飘的虚弱样子,担心外面的犀角燃烧完毕,赶紧打断道:“管那个渣男干嘛,我现在要知道你和魅族的事情!”

“我不是说了吗,乾阅的宫里有个魅族的妃子,他也不知是何时和魅族做了交易,得了魅族许多毒物和害人手段,对于排除异己、打压朱雀王族,无所宋广菊指出不用。你走之后,宫主引咎关了琅嬛宫没了踪影,我也没了固定的去处,便一直在世间游荡。结果中了魅族的圈套,逼迫我给他们寻找传说中只存在于云泽海市里的砥月之珠。”

“他们早知道,除我以外,世上能找到云泽海市幻境的少之又少。所以才会精心设计,将我牢牢掌控于手掌之中,若无砥月明珠交换,就会因得不到夜蝠蒺藜的解药,在漫长的折磨后模样凄惨地死去。丫的,千熠,你说是不是欺龙太甚!”


嘉兴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剖宫产术后轻微便秘
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
TAG: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