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饮食

逍遥途上指苍茫第四十四章放马过来

2020-08-07

来源:

人气:0

逍遥途上指苍茫 第四十四章 放马过来

这一轮结束,三炷香燃烧着,是到了休息时间。

“林逍大哥,有把握进前五吗!”皮蛋看向林逍。

“小皮蛋,信哥不?”林逍懒散地说道。

“信!”皮蛋跳了起来,“林逍大哥,你是无敌,一定要搞定王问啊,这人嚣张很久了!”

林逍摆了摆手,意思是小事一桩。

“林逍大哥,我看月倾玉那妮子,比你要还小一岁,是个美人胚子!”皮蛋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“然后呢?”林逍眼中一凝,直接站了起来,懒散的气息一扫而空。

“要把握机遇啊,林逍大哥!”皮蛋抖动几下眉毛。

“咳咳,我是这种人吗!”林逍干咳道,随即一脸严肃,正气凛然。

“我懂我懂!”皮蛋一副“我懂的”的模样。

“三炷香的时间到了,第三轮擂台赛开始!”王腾龙喝道,随即大袖一拂,在这一刻木牌都像是受到了召唤,二十块木牌纷纷飞到了他的身边。

又是袖子一甩,十块木牌瞬间飞出,分别落向前十的众人。

林逍低头一看,乃是三。

“规则与之前一致,木牌上刻着一和二者,上擂台!”

噔噔噔!脚步声沉重,如同那木锥与铜钟的撞击。

一块五花肉走上擂台,每一步都是那么气势汹汹。

皮蛋见状一笑,直接就跳上了擂台,喊道:“石头,让我看看你这头到底硬不硬!”

那团五花肉正是大石头,此时他龇牙咧嘴,目光带着恨意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众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。

“哟,这倒是有好戏看了!”林逍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大石头的双手在颤抖,不是因为害怕皮蛋,而是怒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“啊啊啊,我要断了你的双腿!”大石头怒砸双锤,逼近了皮蛋。

“哎!”林蛮摇了摇头,一指擂台,铺天盖地的灵气就包裹住了场地。

“让你三招!”皮蛋背负双手,一副高手模样,根本就不管大石头的冲击。

大石头听到了皮蛋的诳语,楞了一下,手中的双锤瞬间就包裹住了灵气,冷哼道:“好,那我就三锤锤死你!”

当那一锤袭来之时,皮蛋凭空就消失。

隐匿之法使出!

大石头怒火中烧,一通乱砸,尘土飞扬。

“哎,让了你五招了!”皮蛋出现,摇了摇头,眼中的得意之色不减。

“奔雷锤法!”大石头大喝。

轰隆!一道惊雷而下,融入大石头的两对铁锤中。

林逍眼神一凝,不过没多久就露出一抹不屑,这雷霆的用法,实在是弱!

要是让自己来施展这招,那整个擂台瞬间就会变成雷海。林逍心里想着。

铁锤上奔走着雷电,时不时有噼啪声传出。

皮蛋头皮发麻,他从那铁锤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危险。

“你这是来真的么!”皮蛋平静开口,没有一丝波动。

“哼,废话,我要打残你!”

皮蛋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,表情上平静如秋水,他缓缓开口:“那就战吧!”

从背后的箭筒中抽出两支箭矢,引动天地灵气,包裹在表面。

奔雷之声传来,铁锤袭来。皮蛋双手都紧握箭矢,交叉格挡。

砰!

两支箭矢湮灭,皮蛋倒飞,划出四五米远,手臂上焦黑,嘴上溢出了血迹。

他又是抽出两支箭矢,极速逼近大石头,刺出箭头。

大石头轻易地抵挡住了。然而,这并没有结束!

皮蛋左手用力,大石头只好施力格挡,右手迅速抽回,诡异地刺向大石头的肋部。

刺啦!

大石头的肋部被划开,血液渗出,他脸部抽搐,显然是疼痛无比。

隐匿之法施展,皮蛋诡异地消失。隔上几息他都会刺出几道箭芒,大石头统统中招。

数十息后,大石头已经浑身是伤,鲜血狂涌,跪倒在地,无力撑起身子,只得认输。

皮蛋赢了,透出一股铁血之意。

众人们都惊呆了,对皮蛋越发地佩服,这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释放的铁血之意!

皮蛋自小就在森林中厮杀,就是为了获取自己与风暴猎犬小白所需的食物。

还记得那十三岁时的森林之行,正遇上了山崩,被困了数十日,每天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,孤独寂寞涌上心头,这才开始喜欢开玩笑,因为只有笑会让自己感觉还活着,让自己安心。

大石头虽然壮硕无比,却娇生惯养,根本没有经历过血的历练。

“第二轮比赛,开始!”王腾龙喝道。

话语回绕在林逍的耳中,他轻轻一叹,走上了擂台。

王满跳跃而上,对林逍拱了拱手。

“让你三招!”林逍漫不经心道。

“这......少族长你确定吗,我是半步纳灵境修为,而你是......”

“没事,出手吧!”林逍直接打断了王满的话,不耐烦地说道。

王满也不再矫情,握剑而刺。林逍脚步一遍,一个华丽转身,那剑瞬间就刺空了。

王满也觉得林逍还是有几把刷子,便也开始认真应付。只见那手肘轻轻晃动,利剑已经收回后又刺出。

“双剑闪!”王满在心里喊道。

踩着凌水步法,林逍后仰双手撑地,弓起脊背,顺势一个后空翻,躲过这击。

“三招已过,我就不藏着掖着了!”林逍说道。

“放马过来吧!”王满调整剑姿,做好直刺的准备。

“小马!”林逍一喊。

烈焰独角兽爆发,火光冲天,袭向王满。

王满惊呆了,连忙在地上滚了几圈,这才堪堪躲过。

“少族长,你这是......”王满诧异道。

“这不是你叫我放马过来吗?”林逍摸了摸头发,脸色如常。

王满快要哭了,这是在整他吗!

“咳咳,逍儿你不能这样,擂台赛要靠自己的实力!”林蛮老脸一红,说道。

“我知道啊,可是这是他让我放马的!”林逍摆出了委屈的神态。

“少族长,没事,继续吧!”王满倒是无所谓了。

空间镯一闪,两把玄铁剑飞出。林逍握住双剑,冲刺而出。

王满见状,又使出了双刀闪。

林逍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,凌水步法闪动,脚步变得虚幻。

叮当!

玄铁剑抵住了一道剑芒,另一道剑芒在一瞬间也抵达了。林逍刹那就反握玄铁剑撩起,剑身触碰到了第二剑闪。

另一只手中提着的玄铁剑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在了王满的脖子上。

“我认输!”王满苦笑,“少族长真是深藏不露啊!”

“承让了!”林逍也是笑笑。

轰!人群中发出欢呼声,越阶斗敌,难得一见。

在每人心中都对林逍升起了敬佩,那是源于对实力的敬仰。

宝宝积食自己会好吗
鸡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经期不准吃哪种药
TAG:
相关内容